• 国庆=宅不成 - [杂说]

    2009-10-08

    原本在国庆节前利用单位的光纤拖好了动画和GAL(喂!)准备国庆时好好家里宅一下的。结果除了一号以外基本都在外面跑,完全没有时间宅,大失败。

    这次去上海,结果姐姐出游露西亚,又没见着。准备让她做第一个知道恋情的计划再次天意。于是决定不特别待遇了。在某些方面,某风还是很相信“预兆”这事的。然后应付完家族里的聚会,下午和晚上宅友一点不痛快的去了UGA。看着满屏幕的宅歌没人能合唱,单唱了也无人喝彩实在太糟糕了。果然,宅歌这类的东西还是要一大群宅人一起才有爱。...
  • 后悔 - [心念]

    2009-10-04

    对不起,是我一时失言。

    我只是想表达明天的约会对我多么重要。去魔都和宅友见面如何去什么地方旅游亦如何,这八天假期里只有4号是最重要的没有之一。所以才会说出刚才那么过分的话。

    明天我肯定会出现的,和游戏宅一起出现只是一个幌子。如果我真的不去,定然连一点约会的时间一点约会的可能性都没,这点我思维再不灵光也还是能够想明白的。

    我要学的还有很多,只是希望您能继续给我一起走下去,一起学习的未来。仅此而已。

  • 不出某风所料,这一周让人认识到了什么才叫工作。

    常州某工程催得紧,差不多原本要一个月完成的工作要求在月底前出图,这下非常Nice boat了,连某风这个新到不能再新的新人都参与进主要的设计中。排管道,布风口,算风量等等等。不停对着CAD画啊画,每次下半时觉得整个人都CAD了。满眼都是红红绿绿的线条,周三晚上上课时直接觉得眼睛酸痛流眼泪……嘛,反正某风的眼睛已经半残废了,就和胃一起列入消耗性工种受尽折磨吧(おいおい!)

    更...
  • 仕事,仕事 - [杂说]

    2009-09-04

    清闲了近一周,终于本周开始有了不少任务。风量计算啦风管布置啦什么的,今天更是盯着CAD上花花绿绿的线条整整一天,下半时觉得整个世界都图层了。自然,没敢开车去学校……开得话估计车子就要变成CAD里的线条了。

    本周办公室终于不再是一个人,建筑组一个家伙搬了进来。大概是因为都宅过WOW的缘故,气场相合度77%,同调率50%。正常交流あり,冲突なし,同伴计划通り。当然,其他设计院的员工也在熟悉中,这两年进的新人太多了……...
  • S1er聚会 - [杂说]

    2009-08-29

    下午带着尘封已久的三国杀前往苏州S1er的聚会。说好2点开始的聚会,结果差不多3点人才到齐。

    嘛……可能宅圈的人都有迟到属性吧。因为大家都玩过BANG!,所以三国杀学起来很快,一局过后已经非常熟练的大战起来。果然这类的牌就是人多玩起来HIGH,伴随着私仇国恨(误),整个包间里充满了笑声。

    自然,靠着这副牌,很快和大家混熟了。某风果然有自来熟属性么(远目

    晚上在北疆饭店战饭,果然这类餐馆就是实惠的...
  • 夫七月又七,成双之日也。传云古有夫妇异银川而居,时未然则不得相见,犹此日可得鹊桥而会,良宵共度耳。

    近国之开化,七七落草,若者甚爱行蛮夷之礼,于二月十四互赠玫瑰,美其名曰:“新潮”。然新潮者,逆潮而进永新不退也,此为逆朝之上上。故七七重得垂爱,多见诸于现。

    今日之事,一波三折,俯首称笑。时正午,余旁室而居,昏然欲睡。忽闻银铃声,辨之,彼女様耳。问之曰:“车可贷而行之?”欣然应之。载与其母车行数里,虽热...
  • 无题 - [心念]

    2009-08-21

    踌躇在屏幕前很久,还是无法定下这个标题。

    在这个时代别人看做稀疏平常的事,在我们身上则如此不凡。近8个月的时间,在数小时前刻下了深深的一笔。

    我喜欢你。真的喜欢你。好き、大好き。

    你所给予我的一切,都将烙印在我灵魂深处。无论相隔多久,无论未来如何,都将激励着我继续改写命运。或许去年圣诞后的这段时间里有过迷茫,有过不思议,有过错误。但终究我相信着,随着时间慢慢推移,这些回忆会变为无可替代的宝物。相信,一直相信,相信我们之间不...
  • 某风不出卖灵魂。

    呃,某风的意思也不是说可以出卖肉体。只是说正式签了合同。三年为期,从此踏入青楼,楼宇倚门素颜笑,与街比邻紫月歌。

    咦我在说什么。

    咳嗽,总之,正式进入单位。

    说点别的吧还是。

    日语二级考试报名失败,这下搞笑了,多花900大洋报名的冲刺班完全报销。早知道就让机构代报了。真是失足啊。

    太他喵的信任单位的网络了。
    ...
  • 散记一周 - [杂说]

    2009-08-14

    工作的第……第……第几周来着?

    不管了,反正又一周过去了。前半段还有点事情做,画图计算很HIGH。然后就闲着没事干看各种施工规范设计守则以及日语……

    周四周五把工资卡办好了,似乎拿到手的钱不会很多,嗯。于是尽量合理分配吧。今天新入员工还开了会,发现同龄人还是挺多的,不过似乎都没啥那种一看就知道会和自己合得来的光环……罢,反正肯定会慢慢熟悉...
  • 上班以及其它 - [杂说]

    2009-07-28

    上班比原想的轻松多了。

    不过话说回来,谁敢让一个新手去做主要的工作……

    总之上班头两天做的都是非常基础的工作。自己的办公室还未装修好,所以暂时在老爸那里。

    业余时间全部交给了跑团和写文。终于在今天傍晚完成了初(?)稿。今晚跑团之余收集意见修改好后就可以发布了。

    真累死某风了……

  • 沉迷

    2009-07-25

    这几天真的是完全找回了年轻时(风爷你好,风爷再见)的写作状态。空闲的时候脑子完全被语句的构思情节的改动所占满。打断这类状态的只有彼女様的来访(大约2小时)以及不得不去的日语课。

    文《少女幻葬》的构造已经完成过半,剩下的都是百合向十足的东西。当然,也可以把她当成热血向看,取决的角度决定了事物的性质。嗯……某风果然是唯心论者。

    于是,继续和紫妈她们幽会去。

  • 念叨了很久,终于下定决心(其实是一时冲动)报名了日语二级班。准备参加12月的等级考试。不管过程是如何的长(五个月的学习),代价是多么高昂(2700报名费+350考试费),休息时间如何被压缩(每周一三五晚上あいうえお),总是要给自己找点麻烦……某风的意思是找点事情做。

    第一堂课铺天盖地的语法就让某风差点喘不过气来。虽然考完三级后这半年来还是一直在接触日语,但是格助词之类的用法已经完全模糊了,不得不一边哼哼唧唧的不懂装懂跟着念跟着抄笔记。回家翻初级内...
  • 毕业·永别 - [未来]

    2009-06-19

    也不多说什么了。

    某风毕业了,成为了一名工学学士。

    从此,不再是一名学生,也不会再成为一名学生了。

    别了,十六年的学生生涯。

    别了,十六年里陪伴我的同学老师。

    别了,十六年中来来往往的人们。

    从此,不再回头,不再驻足。

    永别了。

  • 无聊。

    又有种四年前高考结束时那种啥担子都没有了的感觉……好吧某风其实不太记得四年前是啥心情了。但那时至少还要担心分数学校,现在则是彻底的一身轻。

    起床后想着昨晚的囧梦发呆,那个暴力满塞得囧梦的吐槽点太多了,足足花了某风一个上午想要不要告诉梦里出现的那两个同学。也懒得启动半仙模式给自己解梦,反正解到一半就会被囧死了。然后一天时间完全宅着浪费掉了——关键是现在想来完全不知道自己宅了什么。
    ...
  • 于是,继续吧 - [心念]

    2009-05-31

    请坚持自己的信仰,相信自己的选择。

    恐惧,是因为害怕每天一睁开眼,就又成了孤单一人。五个多月的相处,已经让自己害怕一个人面对街上的人潮。以前会觉得一切都无所谓,多余的人都消失好了只有自己好了世界空空荡荡吧,但是现在,渴望着多了解些,更贴近些,能够融入这个世界中。

    某风希望能够变得坚强,努力变得坚强,但远远还不够。还是有太多太多的不足。信仰一直是某风的明灯,为某风照亮眼前的道路,可是未来仍然需要自己的双腿去行走,去保证。

    幸...
  • 一个小故事 - [杂说]

    2009-04-29

    这,是个悲伤的故事。

    故事的主角是写下这些文字的人。

    地球历公元2009年4月25日,他独自回到长江下游的某座城市。沉重的行李没有拖垮他的步伐,只是绊了他一跤……当然,这并不算什么。在一种名为南广线的神奇运输工具上,他经历了一段的奇妙的旅程,诸如遇到突发的交通管制,遇到常见的堵车,还有不那么常见的修路。这些都阻挡不了他回到宿舍的决心。因为他知道,无论世道如何变化,有些东西时永恒的。

    &helli...
  • 夜闻歌声 - [心念]

    2009-04-20

    在S1的音乐区,最近发起了关于结婚歌曲的投票。进入探之,发现良曲无数,虽然也有之前听过的,回味一下,与数个月前听是完全不一样了。

    比较喜欢的是伊藤由奈的这首吧

    http://music.fenbei.com/11131060

    歌名:Precious
    歌手:伊藤由奈
    心が见えなくて 不安な日もあった 在寂寞无助的日子里
    谁かを爱する意味 自分なりに决めた  我领悟到爱一个人的含义 ...
  • 清明·祭 - [往昔]

    2009-04-05

    单膝跪在奶奶和大姑母的墓前,静静哀思着。

    多年来,一直没有机会前来祭扫,不仅仅感到遗憾,更是感到愧疚。

    家族里采用了树葬——郁郁葱葱的松柏茁壮成长着。晚辈们献上的鲜花环绕周围,没有锡纸燃烧的烟雾,也没有香烛的青烟,只有雨后青草散发出春天的气息。

    您们的不孝后辈终于来看望您们了。不知在彼岸您们是否安好?是否已跨越门获得新生?

    愿您们墓前的松柏常青,如同您们的新生一般盎然。...
  • 路肩 - [心念]

    2009-04-01

    今天晚上有太多的事,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

    当遇到这样的情况时,很自然得选择从车站走回学校,让冷风使自己冷静下。

    习惯性的走上了路肩,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,看到路肩就想走上去。晃晃悠悠的,要靠自己的努力才能走稳。

    我们之间是不是有点像这样呢?不知何时开始,路线开始重叠,不知道为什么被吸引,只是想一起走。

    前面是一个拐弯,路肩拐进去了。而我必须走直线。于是下了路肩。一个人走在平地上。...
  • 纠结…… - [心念]

    2009-03-23

    纠结纠结纠结纠结纠结纠结纠结

    几乎去年圣诞那会一样纠结。

    不知道自己做的决定是对是错,是否会伤害到Sちゃん。也不知道自己被信任到哪种程度。

    拿未来当赌注的事,还要再做一次么。

    依然不自信着,不知道自己的信念是否会被相信。

    但是,无论如何,心里知道手边的这个短信总会发出去的……这就是某风的性格吧,不去试一试就不会放手,不见到棺材绝不会落泪。...
  •       这周终于等来了日剧《三角迷踪》的结局。诚如S1某大能说的,“某些剧最后一话成了神,某些则在最后一话成了渣,这差距咋就这么大……”头几集无论音乐还是剧情以及演员的表演都非常到位的该剧,越到后期越发苍白。以黑木刑警为首的一众配角存在感越来越弱,广末凉子的角色则彻底成为了花瓶……好吧,结局是有那么点出人意料,但是和之前埋的伏笔完全不对称…&hellip...
  • 呃……啊…… - [未来]

    2009-03-05

    现在某风终于明白了,“唯有失去了才会想到去珍惜”这句话是多么的万金油。

    当看着宿舍的家伙们可以每天联线GAME到不知道几点,而某风则乖乖的12点上床发发短信然后假装要毙了DS以逼迫自己入睡,第二天6:30把自己从床上拖起来冒着寒风嚼着早点等驾校班车,踩了半天离合器回到宿舍发现同学们睡眼惺忪地着装……

    情何以堪。

    虽然某风本身就是个睡眠很差,睡眠时间很短的家伙,而且闹铃的音...
  • 老了…… - [狂风语录]

    2009-02-11

    真是老了,码个三千多字的恶搞文也需费尽浑身解数。

    当然,出于题材限制还有为了模仿普拉切特先生的风格,这样文章能写出来已经实属不易(伪 了。

    但还是比自己所计划的时间慢了半小时,而且的东西也少了很多。

    嘛,剩下的几天缝缝补补吧。

    http://www.cndkc.net/bbs/thread-33214-1-1.html

    链接如上,欢迎拍砖。

  • NDSi入手 - [燃血]

    2009-01-31

    趁着父母陪舅舅出去玩,揣上现金一笔奔赴电玩店,迎娶了DSi。

    “老板,切2两白NDSi !”

    “客观,白色的容易脏啊。”

    “是嘛,那就切2两黑的,配上包包卡套一并送来。”

    “行咯~”

    入手后发现NDS不愧是神一般的机器。游戏大小只有PSP的数十分之一,而耐玩性丝毫不减。现在养了...
  • 信仰 - [狂风语录]

    2009-01-26

    矗立在他们面前的,是一道门。

    而在门前,无数的灵魂踌躇着,徘徊着。那些很久以前就在这里灵魂,已经看不清原本的长相与形状,慢慢化为游走的薄雾。

    “终于又到这里了呢。”他说着,握紧她的手。

    “嗯,我还担心晚来了这些年,你会不会变得让我认不出呢。”她说着,回应他的手。

    周围的“薄雾”颤动着,仔细分辨,依稀能看清生前的模样,无论之前的...
  • 除夕 - [往昔]

    2009-01-25

    绝望了,对这个一年要过2次年的社会绝望了。

    尤其是只能收一次压岁钱。

    好吧,反正是最后一次收压岁钱了,能收多少收多少……

    大人们在屋外看着春晚,某风照例躲在小房间里安静的上网,看看窗外的烟火,听听歌,看看卫星电视台,想着某人怎么还不回短信。

    果然啊,看到二表哥能带着女友来吃年夜饭还是有所触动的。

    哦,魔都的物价真是接棍,1600的年夜饭&mda...

  • BACK - [杂想]

    2009-01-19

    磕磕碰碰了一上午,终于满腹不爽的考完了倒桩。

    直奔火车站,一路和司机闲扯,一边检查装备:手机,耳机,小P以及一切能打发时间的东西。

    不能让上次签票排队等的无聊到数自己手指头玩的悲剧重演。

    果然,准备充分就是好,顺利签到了票。

    因为根本没人排队。

    导致时间安排再一次乱七八糟。

    跑到珠江路给小P重新买了个耳机,没办法,某人对耳机有特殊要求嘛。...
  • 原来我宿舍也会有那么安静的时刻。

    曾经以为自己能忍受很多,饥饿啦疼痛冲动啦黑化啦变态啦狂暴啦……

    好像有奇怪的字眼混进来了。

    就当没看见。

    总之,果然寂寞还是最能打败我的武器。原本当坐着坐着觉得脚快冻僵时,可以到处串门走动走动打打架什么的活动筋骨,这两个晚上当想活动时,看着空荡荡的走廊,苦笑一下,继续回宿舍跺脚上网发短信。烧一壶水,泡杯茶焐手。熬到睡意重重,洗脚上床。...

  • 考试第一天结束 - [往昔]

    2009-01-12

    期末考试第一天有惊无险的结束了。

    好吧,其实加起来就两天。

    虽然选择题第一题就让人绝望。但大家都没有放弃。

    因为我们都没看到让人更绝望的第二题。

    反正第三题肯定会送分的。

    ……

    算了,第四题看上去更和蔼些

    ……

    或许简答题能让人重拾信心,毕竟是开卷可以抄书的嘛。...
  • 万恶的OOXX - [杂想]

    2009-01-05

    今日终于屈服于学校的强权淫威,开通了学校的网络账户。

    你大爷的,又贵又烂的破网!想出这么龌龊敛财手段的家伙就等着生后的审判吧!

    问处定了奈奈的新碟《深爱》,由于种种原因资金链断了,只好定了不带特典的初回盘。嘛,等这次的LIVE FOREVER的DVD再买特典吧。顺便诅咒该死的汇率,日元怎么不贬值啊啊啊啊啊。

    短信以及电话量激增中,幸好有各种套餐保驾护航……

    驾校学习继续中&hellip...